北京的野花为谁开
作者:周瑟瑟  
评分:
简介: 展开 
 《北京的野花为谁开》是新浪专栏作家、先锋诗人周瑟瑟先生系列“情感与商战”小说第一部,小说以细腻而优美的语言风格描写了中关村软件外企副总裁胡春在情感与商场上的悲欢,他与他妻子丁香玉之间对爱情与婚姻的坚守与背叛。
  小说分为情感与商战两条发展线索,故事性极强,情感的痛苦与欢愉,商场的无聊与搞笑,被作者写得入木三分、精彩纷呈。并且小说中穿插了大量对青春爱情的回忆,增强了主人公胡春与丁香玉在现实的诱惑下一步步滑向世俗、悲伤、分离、崩溃,直至走向死亡的悲剧气氛。小说无厘头的商场真相揭露与婚姻的崩溃交叉进行,读来让人悲喜交加,对现实的失望与厌恶,对爱情的渴望与丧失,在小说中发挥到了极致。
  正如主人公胡春在小说中发出这样的感叹:“这灯红酒绿的城市,这充斥着吃吃喝喝桌下交易的市场经济,我置身其中,像个演员一样游刃有余,该笑时笑,该哭时哭。时间过得真快,十二三年仿佛只应酬了一场酒宴,那个曾经滴酒不沾、一说假话就满脸绯红的我,如今已练得五毒俱全、八面玲珑。曾经的纯情啊,曾经的理想啊,成了如今脱口而出的假话,说了就忘,一文不值,好像从肠胃里呕吐而出的污秽物,让自己都厌恶。这就是我的现状,但我只要是不喝醉时,对此还极为满意。当然,在我喝醉时,我会像一个泼妇似的骂娘,连客户、老板、上帝和这个世界都一齐诅咒。”
  胡春的感叹何尚不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感叹:“短短几年,一切都没什么味道了,就这猪蹄美味依旧。其实丁香玉还是那个丁香玉,猪蹄还是那个猪蹄,是什么在发生变化?是那个我曾经深爱着的女人?还是滚滚洪流一样泥沙俱下的生活?”
  是的,这就是我们最真实的生活,这就是作者要通过这部长篇表达的主题。在泥沙俱下的真实生活面前,痛苦的悖论就发生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谁都没有办法回避这样精彩而伤感的生活。唯在死亡面前丁香玉得到了最后的解脱。
  小说家周瑟瑟在鼓吹令人感到新奇的卡丘主义,按我的理解,这是他在一种极端的叙述方式向中产阶级慵懒无聊的审美趣味挑战。他试图用直露中含有隐喻意味的书写态度来建构自己独有的生存哲学,当然,这是一种小说意义上的哲学形态。在小说创作普遍缺乏对当代读者心灵产生冲击力的今天,我相信他的姿态必然会使人惊骇,并最终会生发出精神的喜悦。
  ――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 博士研究生导师  著名评论家  程光炜
  周瑟瑟从一开始就抛开,或者说打碎了日常的面具。他的快乐之笔直探生命和生活的本原。在那里,点成了面,成了舞台,成了屏幕;在那里,一群衣冠入时、灵魂灰暗的男女纵情上演着现实的活剧,或皮影戏。他的小说由此而自成一个世界。这是一个以性爱为枢机旋转的世界,一个既自我敞开、又敞向所有人的世界,一个试图以有趣应对无聊、以认知破解无知、以戏剧性抓住破碎、以暴露谋求解放的世界,一个被平面化和泡沫化、同时又出没着欲望水怪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坦诚和无耻、持守和放荡、激情和疯狂、真实和虚妄之间只有一步之遥,而对人性的冷静敲打混合着对破绽百出的纯情的追怀和由性幻想所激发的迷乱飞翔。这就是周瑟瑟的“卡丘”世界吗?我不知道;我只听到了他从这个世界内部发出的半是快意、半是无奈的暗笑。
  ——作家出版社编审  著名评论家  唐晓渡
  周瑟瑟至少在文革后开拓了将情爱小说写得比较真实的“新领域”,他是真正的“卡丘主义者”。因为他的小说中没有真理,所以他更加重视接近真理的快乐。
  ——著名图书策划人 非非诗人 朱鹰
  《野花为谁开》在展示人物的身体获得各类自由并表现出强烈的工具意识时,小说中的人物表现自然而又自如,社会也十分从容,并无太多的窘迫感,小说如此冷酷地展示,并不是作者叙事的无可奈何。《野花为谁开》残酷得既不批评社会的过失,也不展示人的软弱搏得人们同情,他直截了当地展示了处境的真实性。
  --中央电视台记者 评论家 夏志华  
您可能也喜欢
共有1人发表了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哦!